科学认识我国社会主义的特点与优势

社会 2018-10-31 13:44:23

  以来,我国社会主义稳步发展,文明建设不断向前推进。党的十九大报告庄严宣告:“我们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把我国社会主义的优势和特点充分发挥出来,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充满中国智慧的贡献。”充分发挥我国社会主义的特点与优势,首先必须在认识层面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质理清楚、把握好、讲明白。

  “见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既不是脱离实践的空洞理论,也不是不要理论指导的盲目实践,而是理论形态与实践模式的统一。科学认识我国社会主义的特点与优势,理论与实践两个维度缺一不可。

  从理论维度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点和优势,在于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实质”理论。当今世界存在着形形色色的理论,然而透过光怪陆离的,纷繁复杂的理论背后,实际上蕴含着“程序”与“实质”两条径的分野。程序理论把视为一种“方法”或“游戏规则”,主张将的适用范围严格地限定在领域,认为竞争性选举、、代议制、制衡等制度是不可或缺的要素。由于强调在个体“消极”方面的工具而非本身的价值,因而程序也被称为“弱势”“低调”“型”“最小化”。与之形成鲜明对照,“实质”理论则强调在赋予体制性以及实现“积极”上的重要功能,它认为,程序理论的精英主义立场,极易导致的“形式化”“空心化”,即面临沦为一种符号而实质内容的。作为对“程序”的价值纠正与内容补充,“实质”主张将的适用范围从领域延伸至社会经济领域,从而复活的广义内涵。由此可见,“实质”追求的是一种更加强势、更加彻底的“发展型”“最大化”。马克思主义关于人民的思想就属于典型的“实质”理论,它强调“必须使国家制度的实际承担者——人民——成为国家制度的原则”,其核心理论主张在于的广泛性、真实性和有效性,认为不应流于形式、沦为摆设,而应该“回归经济” “回归社会”,最终落实到国家生活和社会生活之中。很显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是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传统和价值立场上,“大多数居民在通常的平静的局势下都被在社会生活之外”的形式主义,扬弃并超越“西式”的局限性,最终实现“实质”。

  从实践维度来看,“实质”在现实中需要依托诸多条件才能得以实现。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点和优势在于其“复合性”,即充分调动不同主体的积极性,在的不同领域和环节,综合采取各种有利于促进“实质”实现的手段,不断健全制度、丰富形式、拓宽渠道。比如,在主体方面,除了西式所强调的个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主体还包括党和、人民团体、企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等;在方面,除了西式所强调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中华人民国》还赋予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等;在范围方面,除了西式所强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追求经济、社会;在环节方面,除了西式所强调的选举环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重视人民在周期性的投票之后如何继续行使,协商、决策、管理、监督等各个环节的制度安排,有效地保障了公共政策从制定到执行再到反馈都能够真实地反映人民的意志,的和原则真实地贯穿于整个过程之中;在制度方面,为了充分发展人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协商、基层、等领域不断进行制度建设和制度创新;在形式和渠道方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仅充分发挥间接的功能,而且充分发挥以人民群众管理、服务、教育、监督为主要形式的直接的功能。

  既牵涉宏观层面的发展道,也指向微观层面的具体制度。科学认识我国社会主义的特点与优势,既需要宏观道的视野,也需要微观制度的视野。

  从宏观层面看,发展道直接指向文明建设的目标和方向,在国家生活中具有管根本、管全局、管长远的作用,是发展最宏观因而也是最重要的问题。经过长期探索,中国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开创并了一条以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国有机统一为基本内涵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它从根本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价值目标和实践径,为发展社会主义提供了根本遵循。“三统一”背后深层次的科学原理,在于实现了全面的发展。广义发展的内涵应当包含的整合、秩序的保障、结构的优化、规则的确立、制度的完善、功能的有效发挥、参与的扩大、文化的化等多个维度,其中任何一个维度都是诸多面向之中的一个要素或环节。换言之,发展的任务是的,必须协同推进而不能“单兵突进”。“三统一”的道所追求的正是发展的协同推进,它体现在静态结构、动态过程和体制能力三个方面。党的领导在静态结构上代表着权威和秩序,在动态过程上代表着一体化,在体制能力意义上代表着整合能力;人民当家作主在静态结构上代表着和参与,在动态过程上代表着化,在体制能力上代表着动员能力;依国在静态结构上代表着和规则,在动态过程上代表着结构功能化,在体制能力意义上代表着制能力。由此可见,“三统一”的发展道既契合我国的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实践逻辑和文化逻辑,也符合发展学的一般规律,它在宏观道层面构成了我国社会主义与生俱来的道优势。

  从微观层面看,道优势的充分发挥需要以健全的制度体系作为有效支撑。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制度上形成了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一根本制度,中国领导的合作和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基本制度构成的“四梁八柱”。其中,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人民当家作主、参与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的根本制度,它支持和着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中国领导的合作和协商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型政党制度,也是协商重要的制渠道;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我国实现民族平等、保障少数民族的重要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则以农村村民委员会、城市居民委员会、企事业单位职工代表大会为制度载体,共同体现着人民。在上述制度中,选举、协商、基层的原则和都得到了贯彻,再加上对人民具有重要示范和带动作用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基本形成了科学完备、协同配合的制度体系。在结构方面,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国都有各自相应的制度安排,它们共同构成有机联系、统筹协调、密切配合的制度体系;在功能方面,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国的制度体系在运行过程中相互促进、相互强化、相得益彰。由此可见,这一体现人志、保障人益、激发人民创造活力的制度体系,从结构和功能两方面支撑着“三统一”的发展道,并将其特点和优势由抽象落地为具体、从理论为现实。

  对建设成败的评判,除了应当基于实践维度的客观标准,还应当考虑观念维度的主观标准。科学认识我国社会主义的特点与优势,既离不开客观依据,也离不开主观依据。

  从客观依据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点与优势,在于符合中国国情以及由此形成的高水平治理绩效。按照比较的基本原理,国家治理规模、经济发展阶段、历史文化传统等因素,都是构成制度的决定性变量。对此,习总在2014年9月5日庆祝成立60周年的讲话中深刻指出:“每个国家的制度都是独特的,都是由这个国家的人民决定的,都是在这个国家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长期发展、渐进改进、内生性演化的结果。”近年来,世界的现实告诉我们,制度的“水土不服”,已经成为那些简单移植西式的国家和地区有效治理的最严重掣肘因素,以致于连曾经大谈“历史终结”的美国学者福山都不得不发出“为何(西式)的表现如此之糟”的感慨。反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决策效率高且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决策体制、广泛且有序的参与、选贤任能的干部选拔机制、密切联系并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群众线,与上述国家和地区盛行的 “党争”“否决”“”“明星”“冷漠”等奇观和景象形成了鲜明对比。

  从主观依据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点与优势,在于了绝大多数中国人民的意愿。近年来,大量全国代表性样本调查表明,中国人对“实质”的期待和远远高于“程序”。比如,大学朱云汉教授的研究团队在2002、2007、2011和2016年的四波“亚洲晴雨表”调查中发现,中国人对的认知和理解呈现出“社会平等优良治理程序与”的特征,这意味着当中国人谈到时,首先想到的是实现社会平等、实现优良治理,然后才想到选举等程序和、、等。再比如,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所2011年的一项调查中,选择“就是一个国家的和领导人要真正代表人民的利益,、受人民监督”的受访者比例高达84.7%,说明中国认为的内容重于形式、实质重于程序。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是最大的。中国人想要的,归根结底是一种既能够契合、平等、、等价值,又能够有效并促进经济繁荣、民生发展、社会和谐稳定、治理能力提升、公共服务均等化、社会保障体系全覆盖的实质,在这种文化或者说“民情”“”的支撑下,片面强调“程序”的主义显然不能满足中国人的,而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保障中国走在正确的轨道上。

  上述基于理论与实践、宏观与微观、客观与主观等不同角度的观察表明,我国社会主义既有科学的理论作为指导思想,又有生动的丰富实践作为现实依据;既有宏观的道基本框架和根本径,又有严谨的制度安排形成有效实现形式和可靠推动力量;既有优良的运行效果作为客观依据,又有独特的文化作为观念坐标和心理支撑,是真正生长并扎根于中国土壤的、符合国情、的。因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坚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在立足自身特点的基础上不断增加和扩大我们的优势,在“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绘就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更加宏伟的蓝图。

  (本文系市社会科学基金研究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观研究”[17JDKDB004]阶段性)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高校思想理论课高精尖创新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