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商业 2018-10-30 18:33:41

  7岁那年,丹尼埃尔得到了一件生日礼物,一把放大镜。这不是什么高档的礼物,但他如获至宝。他用放大镜观察花朵、昆虫,一切东西,他喜欢这个放大镜。学生时代,老师带来了显微镜,丹尼埃尔沉浸于微观世界。老师提醒他,“够了,也该让别的小朋友看一看”,他不肯放手。他问老师,“你下周还会把显微镜带来吗?”

  在昨天开幕的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2011年诺贝尔化学得主丹尼埃尔·谢赫特曼回忆起了他的童年时光。

  1982年,谢赫特曼在电子显微镜中观察到一种反常现象——他们观察的铝合金中原子以一种不重复的非周期性对称有序方式排列,了晶体学的既有概念。1984年发表研究结果后,谢赫特曼遭到学界权威莱纳斯·鲍林的质疑。谢赫特曼没有放弃:“好吧,他是两届诺贝尔得主,但在电子显微镜领域,我才是专家。”2011年,丹尼埃尔·谢赫特曼因发现准晶体(结构是有序的,但缺少空间周期性)而获得诺贝尔化学。

  谢赫特曼在很多场合讲过这段故事。对于他晚年致力经营的教育培训事业来说,这是上佳的“推销广告”。而他本次上海之行的开场白是:“中国正面临人口老龄化挑战,这要求年轻人贡献更高的人均P。”对此,他的主张是:教育是首要的,要培养足够多的科学家和工程师;第二步,将人才资源导向科技创业,在技术变革中寻找经济发展的新机遇。

  2015年,在他下,以色列海法市建立了第一所科学幼儿园,致力于幼儿科学素养启蒙。目前,他已与中国青岛市开展科学幼儿园合作项目,此外,他还与中国西安市进行了相关项目的接洽。

  谢赫特曼说:“我到过中国很多地方,从到三亚。我发现在东亚文化中,羞耻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人们害怕犯错,学生们认为说错了、回答错了是一件糟糕的事。其实,如果你失败了,用不着感到羞愧。”

  他告诉记者,某种意义上,科学家也是企业家,科技创新要赢得资本认可,要了解市场需求。高校不应是远离现实社会的象牙塔。

  “在中国,高校研究经费是从上至下的,先有一笔拨款,校长再把教授找来,开出清单,购买设备。在以色列,我工作的地方,科技工作者需凭研究去寻找资金。这是不同的。尽管我认为投入也非常重要。”

  近年来,谢赫特曼在中国多地就科技创业主题发表。他认为,小企业比大企业更有活力,要鼓励创业、宽容失败。在这样的培训中,与其说他是在教授知识,不如说他是在创业文化。

  而文化上的某种特质,往往是最难改变的,有些人天生是企业家。谢赫特曼来自犹太民族,他曾这样描述自己:“我是一个天生的企业家。我的业余爱好是制作珠宝,当我设计出一款新产品时,会立刻想到如何扩大生产,生产一万个,然后把它们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