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商业长廊能有哪些场景?展览、舞会

商业 2018-10-30 18:31:14

  当新商业在越来越多地被谈起时,欧洲还存有一种特色商业形式商业长廊,它从各个意义上来说都称不上“新”,然而,从几个世纪前延续至今,它依然是最受欢迎的实体商业形式之一。“商业长廊”的表现形式即为室内商业街,以街区方式呈现,与街区的不同之处在于有覆盖的顶部。在我们此前介绍过的欧洲城市商业项目中,不难发现历史文化的在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在新商业将文化与艺术融入其中的时代,我们能从古老商业中获得哪些?或许我们应该从它的历史发展说起。

  商业长廊虽然作为具有地域与民族特色的商业形式在欧洲繁荣发展,最初它的概念却来自伊斯兰世界。在15世纪,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建立起了全封闭式室内集市,也就是我们现今常常听到的巴扎集市 (Bazaar)。其内有60多条街道及4000多家店铺,商品琳琅满目,访客络绎不绝。

  到了19世纪初期,这种室内长廊模式的商业开始在欧洲兴起,它在欧洲的起源背后有各种不同的原因,包括对贵族家庭服务、城市更新等考量,但都在商业领域取得了成绩并传承至今。

  Burlington Arcade 为英国贵族乔治卡文迪许(Lord George Cavendish),第一任德文郡伯爵所建。1815年起,他为了其在伦敦的家族住宅不受过人打扰,以及为住宅周围打造私有空间,即托建筑师 Samuel Ware 在其住宅一侧设计了一个长约179米的摄政风格长廊,且允许在走廊两侧进行商业活动,以此为卡文迪许家族再添资产。

  与 Burlington Arcade 不同的是,米兰的埃马努埃莱二世购物长廊的建成可谓是早期城市再生的结果。1859年,米兰市刚刚脱离奥地利的控制,城市常住居民有20万之多。在意大利将要统一的时间里,米兰作为一个城市的发展愈发繁荣,经济上行,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在随之改变。国王埃马努埃莱二世引领了对长廊的投资,意在米兰大一侧建立商业区,同时也改善其所在广场(Piazza Duomo)的形象。

  结合历史背景,可以发现商业长廊在欧洲的发展在继承了古老商业文化的同时,还考量了在高速发展的人类文明中,怎样利用长廊商业的潜在气氛以适应与提升人们的生活体验。

  伊斯坦布尔的巴扎集市是喧闹热烈的,饰品,手工艺品层出不穷。作为曾经东罗马帝国的核心,商业内容是丰富的文化元素的出口。而当19世纪的欧洲人开始运用这种商业形式时,世界已然急剧地改变,成为了一个以速度与效率为核心的工业社会。人们的生活节奏变快,工业品开始占据大部分的生活场景。

  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商业长廊,在物理空间上重现了文艺复兴时代前的室内商业街,从城市各处搜罗而来的体现着匠心的手工艺品也为维多利亚时代的欧洲人带去了生活的温度。

  时至今日,Burlington Arcade 维持整体商业氛围的方式是亲自走访城市角落,站在消费者的角度亲身体验品牌能提供的附加价值,以确保消费者盈余的存在。手工艺品仍然是 Burlington Arcade 入驻商户中重要的一类,也是形成与一般购物中心相比的差异性的有效方式。Burlington Arcade 所有者之一 Ellen Lewis 常常大范围地拜访手工艺者或手工艺品牌,深度了解服务之后再进行引入,近期入驻的头饰品牌 Maison Michel 便是这种走访的之一。

  与我们前期文章中提到的地下商业类似,商业长廊也以街道方式呈现,且具有除商业之外的实际用途。然而,它们的不同之处也造就了在此后的消费情景中各自不同的可能性,关键之处在于设计。在这里,我们不妨用分析地下商业的方式解析商业长廊的物理空间,理解它的独特之处。

  19世纪初期,Burlington Arcade 刚刚建成的时候,它坏天气的功能最为人称道。伦敦多阴雨,室内又不够通透,在下雨天走进 Burlington Arcade 既可避雨,还能透过玻璃拱顶与室外相连接。

  与地下商业相似,欧洲商业长廊也不像购物中心那样拥有环形动线。然而,商业长廊借助顶部玻璃,采光功能较好,高度与宽度都可依据建筑设计来调节,较为灵活。如 Burlington Arcade 有两层高,埃马努埃莱二世购物长廊则有四层,且从地面至玻璃拱顶处有30多米高的距离,有效地缓解了单一动线带来的单调感。商业长廊可以双边都设商铺,也可单边设立商铺,如欧洲最古老的商业长廊,伦敦的 Royal Opera Arcade。

  由于动线与街宽的,商业长廊较难参照购物中心的手法拆分空间,利用美陈设立主题。然而,玻璃拱顶在这里依旧是商业长廊可入手进行视觉打造的关键点。Burlington Arcade 近期邀请设计师 Mathilde Nive 配合长廊顶部装饰空间。Mathilde Nive 用纸张手工制作了300只小鸟,将它们悬挂,在玻璃拱顶的透光中,即为鸟类的飞翔安置了一个合理的场景,也突出 Burlington Arcade 注重手工艺品的传统。

  除此之外,橱窗设计在商业长廊的下也可充分展现它的优势。橱窗制造的视觉吸引使消费者在移动当中分散注意力,有助于保持兴趣,提升长廊可逛性。如埃马努埃莱二世购物长廊中为消费者津津乐道的每日一变的 Prada 橱窗,它本身即是一个目的地,引领消费者的步行动向。

  欧洲的商业走廊虽在物理空间上稍有局限,但它的角色并不单一,商业不是它空间中的唯一场景。在看过这些商业走廊的实际形象后,它们能让人产生哪些联想?卢浮宫的大画廊算是个不错的答案。

  的确,商业走廊因其与艺术展厅类似的形象和其历史建筑的身份,可以成为展览空间的延伸。Wayrers Arcade 位于英格兰的 Southport,距今已有120年历史。今年5月,Wayrers Arcade 举办了一场婚纱展,展出了从上世纪40年代起至今的婚纱样式,讲述婚礼服饰随着时间的变化。

  这场展览的灵感来源于5月的一场皇室婚礼,商业长廊相比专业展厅的灵活性使得具有时效性的展览得以较快布展,在商业场景与艺术场景里切换。

  早期的商业走廊中也有设置咖啡馆与小酒馆的传统。在百余年前的巴黎商业长廊中,到了夜晚,饮客们会情不自禁跳起舞来,也由此引发长廊中众人舞蹈的场景。今天,巴黎的一些商业长廊依旧会定期举办活动,利用其内部空间作为跳舞的场地,促进社交,如长廊 Passage des Panoramas。它也是首批运用现代科技的商业长廊之一。1846年, Passage des Panoramas 应用了地暖系统,为人们提供了首个推崇舒适的购物与社交空间。

  在传承历史的商业中,不变的是建筑,或许还有形式;变的可能是科技手段以及人们在商业中寻求的价值。在变与不变的不可调和之中,灵活的内容便是继承传统与发展创新,静态的物理与动态的社会变化之间的平衡方案。